“宪法与监察法是母法和子法的关系,宪法中关于监察委员会的表述,应该成为总章程,而监察法是一个细化的子章程。”杨小军强调,赋予监察委员会宪法地位,也理顺了法律间的逻辑关系。

首先是国际国内宏观形势有变化。周亮表示,现在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了中高速增长,经济在转方式、调结构,增长动力也在转换。民营企业身在其中,也面临着转型升级的压力。